主页 > 综合热点 >

美国版《新闻周刊》重返纸媒

编辑:小豹子/2018-06-27 22:08

  当地时间2013年1月4日,美国版《新闻周刊》封面上打出“最后一期”的字样。

  当地时间2013年1月4日,美国版《新闻周刊》封面上打出“最后一期”的字样。

  纸媒行业的论调持续走低,就在传统新闻民工们“万念俱灰”的时候,美国《新闻周刊》宣布了一个利好消息。据《纽约时报》12月3日报道,“《新闻周刊》在去年关停纸质版整整一年后,这本艰苦斗争的周刊即将重返报刊市场。”

  《纽约时报》援引《新闻周刊》9月新上任的总编吉姆·伊波科的话说,新的杂志将在明年1月或2月开始发行,为64页的周刊,“我们将更加倚靠《经济学人》那样的订阅模式,而非过去《时代周刊》那样的零售模式。”伊波科说,“我们把它看做一种优质的、精美的产品。”

  拥有80年历史的老牌新闻杂志《新闻周刊》在过去几年经历了惨痛的变故。1991年,它的发行量最高时曾达到330万份,而2010年则一路下滑到了150万份,并背负4700万美元的债务。它的老东家华盛顿邮报集团在它最低迷的时候以1美元的价格将其转手加州亿万富翁西德尼·哈曼,后者将其与美国互联网公司IAC旗下的“野兽日报”网站合并。然而合并后两者始终格格不入,最终美国版《新闻周刊》于2013年初停止印刷纸质版,仅保留网络版并更名为《全球新闻周刊》,为此每年可以节约4000万美元。然而事情还没有结束,不久,IAC又宣布要卖掉《新闻周刊》以便更好地专注于“野兽日报”,最终一家规模尚小的数字媒体公司IBT在今年8月接手。这也意味着,新东家不可能有那么多钱给《新闻周刊》印刷纸质版。目前IBT希望回归后的《新闻周刊》第一年发行量能在10万份左右。  不过这一切变故都只发生在北美,事实上在日本、墨西哥、巴基斯坦、波兰和韩国等地,《新闻周刊》从未停止印刷。拥有外国印刷版权和不同的国际版本对杂志来说十分平常,比如《福布斯》就有30个地方特许版权协议,由当地的出版商负责出版与销售往往能为杂志带来些许额外的收益。因此当去年12月《新闻周刊》美国版封面上打出“最后一期”的字样时,其他国家的那些版本只是换了一个封面而已,并未过于悲伤。

  《新闻周刊》的起起落落映射了整个媒体行业的盛衰与转变,而这次的新举动是否代表了传统纸媒发展的新方向?早报记者采访了浸淫媒体领域多年的学者,试图对这一回归做出解读。

  粉丝经济无法持久  小众期刊有利可图

  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教师、新媒体研究者魏武挥认为,《新闻周刊》的这一做法有拉拢粉丝之嫌。新华社在援引《纽约时报》这一新闻时,将其翻译成“一种奖励、一种小众产品”,而“奖励”一词让人联想到“粉丝经济”。“订阅《新闻周刊》的人将不再是普通的消费者,而是出于情感上的赞赏与支持,类似自媒体利用粉丝情结和品牌魅力来让公众掏钱。”魏武挥说,“这就好像我虽然不是每天看《东方早报》,但是我很早就订了一份,来满足情感上的喜欢。”

  在魏武挥看来,10万份的发行量对《新闻周刊》来说,实在是很小的胃口,广告商不会看中,也无法通过这么小的发行量赚钱。“利用网络平台谋求广告收入,以此充当发行费用的可能性更大,也许可以保本。”但是,情感消费的缺点在于,公众往往无法持续性地、年复一年地为此买单。“据说《大众软件》也要停刊了,我们这些搞互联网的人为了拯救它订一年没有问题,但是后面就没有办法了。这就是粉丝经济的问题。”

  恢复纸质版的《新闻周刊》内容上会有什么突破?“《经济学人》采用订阅模式似乎凤凰彩票网(5557713.com)有更强的理由,因为它只关注经济领域,有那么一点学术研究的味道,因此它的读者虽然可能小众,但那些有需求的读者都是刚需,是有利可图的。《新闻周刊》一直走的是大众的路线,采用小众的发行,如果内容没有做得更深度、更专业,那么就不配套了。”

  探索新型经营模式  刊网互动第三阶段

  复旦大学新闻学院副教授周葆华看来,《新闻周刊》重推纸质版,是对新的经营模式和销售模式的一种探索。“一方面是通过集约型的经营方式来控制成本,另一方面捆绑式的销售方式现在也很多了,就是订户可以订阅同时有网络版和纸质版的套餐。”《新闻周刊》的竞争对手《时代周刊》在网上的订阅渠道显示,453.6美元可以得到162期纸版+电子版+网站的独家内容,而《纽约客》的订阅方式则有单独纸版、单独网络版和套餐三种方式,前两者的定价均为59.99美元一年,而套餐只要69.99美元就能同时享用电子版和纸质版,毫无疑问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套餐。从用户需求角度出发,尽管目前阅读传统纸媒的人数正在减少,但新旧转换阶段仍有读者有阅读、收藏的需求,故而针对不同读者群做出不同组合套餐、线上线下整合的销售方式不失为一种优化的经营模式。  周葆华分析说,整合正在成为报刊和网络媒体发展的一个趋势。“以往传统媒体办网络版是一种辅助,以刊物为主,线上只是推广和内容的延伸,为的是在网络上保留受众平台,扩大影响力,这是第一个阶段。第二阶段开始强调刊网互动,随着读者阅读平台和习惯的转移,网络版的地位上升了,从陪衬变成主体之一,网络版和报刊之间的关系也逐渐平衡,两者在内容生产流程、经营模式上彼此互动。而第三个阶段似乎正在形成当中,也许是将来的趋势,即杂志是以网络为主,保留品牌和内容生产能力,平台和技术则完全转移到新媒体。国内的《新世纪周刊》就宣称自己是互联网平台为主的媒体,有越来越多的杂志开始围绕互联网平台来生产内容。”

  对《新闻周刊》回归后的内容,周葆华同样十分关心。“通常来讲,网络平台是2凤凰彩票娱乐平台(5557713.com)4小时生产内容的,用来增强时效性、反应能力和信息集纳能力,会有更多与读者的互动。而纸质版通常是沉淀性的内容,更多是解释性的报道、整合性的评论、深度的专题。”周葆华认为,在互联网获得第一信息落点的情况下,纸质版应该在第二落点上做好信息的整理和深度的解读。“可能有些读者就会觉得网络版过于碎片化了,所以纸质版也能发挥自己的价值,来增强某一媒体品牌的集体印象。”

美国版《新闻周刊》重返纸媒